亦安工作室
2017 © aurastudio

游莉 − 野有彷徨
You Li - Pang Huang

序-透明的足跡

游莉說她是一名觀察者。在她的攝影中,她的身影輕薄透明,像是雪地裡輕嘆出的一絲煙霧,冉冉上升後消融在背景裡。游莉她不是突然出現的,她的前面有索思(Alec Soth),索思的前面有艾格爾斯頓(William Eggleston),艾格爾斯頓的前面有桑德(August Sander)以及很多人。

但是每個人心中,都無意識存在著這個世界上他所愛的東西。她曾提到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的繪畫,反應了她喜歡處在大地、平野、雪地、荒原中,感受到庇護的性格。我也曾猜想她拍照時幻想著艾格爾斯頓的琴聲。當然,多數我們都無法聽到他的演奏,卻能感覺他如何悠揚在琴聲裡,或是琴聲悠揚在他拍照的瞬間。一舉一動,是一種音樂。然後,凝結成為一股寧靜。

在她的作品裡,我彷彿還聽到顧爾德(Glenn Gould)郭德堡變奏曲琴鍵反彈的斷音中,跳出了的那一粒透明。又如同建築的無色透明,代表現代主義的表現,沒有了國籍、文化性、個人性、民族性的區別。這在游莉的作品中發生了特別的作用,她的色彩,有股讓人穿透時間與意識的透明,開放了敘述的自由。也所以她能夠在她傳承的攝影系譜中,對她所來到的地方,重新作一種描述。

這些地方,究竟是怎樣的地方呢?它們,如同顧爾德的北方,或多或少地轉變為孤寂的同義詞。沒有陪伴,只有你跟你自己的思想。不過,那裡有著他人,有不認識的人的未知與隱藏,這份未知,也許讓游莉感到能與他們等同了-在那個世界裡,他們彼此都謹慎收藏著彼此不知道的祕密。從此,游莉與她身邊的生命個體,共同承擔著一種危險,共同能夠遺世獨居,共同理解了所謂的北方孤寂。

游莉是需要北方的。但這不是強烈的慾望,不是浪漫化的陷阱,不是為某個地區或族群發聲,卻只是一串綿長的透明足跡,用微熱在雪地上留下了點什麼,又被春雪覆蓋,最後融化入土裡。而曾走在足跡之上的,是把風景與北方放入自我對話的隱喻者。

 

 

Publication Date: December 2013
Limited 1000 cop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