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安工作室
2017 © aurastudio

尹朝陽 − 讀畫記
Yin ZhaoYang - On Paintings

序(節錄)

無論時空變換,藝術終究還是藝術,不是藝術則一無是處,這便是藝術勞動的終極價值。在當代藝術的勞動者中,尹朝陽是十分勤奮的一位。在一次交談中,他感慨某些名聲在外的藝術家把大部分的精力用於交際和應酬,反而要「擠出時間」來創作。這也是我對國內的當代藝術無法從根本上認同的原因之一,所有行業的尊嚴都是建立在辛勤勞動的基礎上,也包括文字工作者。尹朝陽在畫畫之餘熱忱文字,常有談畫論藝的短文發表。文章比繪畫更容易見出性情和修養,或者說也更容易暴露底氣和學識,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藝術家可以製造出宏幅巨幛的作品,卻拼湊不出一篇言之有物的千字短文。當然,擅畫者不能文,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從技術的層面上說,叫做「術業有專攻」,從人情世故角度而言,則是各吃飽飯、留有餘地。尹朝陽的「不近情理」在於,二十年來不僅畫藝勇猛精進,有目共睹,而且於文章一道也得心應手,引人矚目。所思所想付諸筆端,操練既多,文字自然老辣生動,大有可觀。文章與繪畫固然都有「勤能補拙」的因素,但也絕非「唯手熟爾」,氣質禀賦和才情悟性仍是決定性因素。所不同者,文字比繪畫更接近思想本質,或者說語言對思維的表達更直接。讀不懂一幅畫,除了技術障礙可做藉口,畫面效果與表現主題的間離感也是「誤讀」的理由;而讀不懂一篇文章,往往會被簡單粗暴地定性為思想境界未能達到作者的高度。反過來說,繪畫可以技術語言和圖像觀念的「專業性」而藏拙露巧,甚至自欺欺人;文字則因為其物理載體和閱讀方式的「大眾化」而難以投機取巧,更不能藏污納垢。一個人的思考深度和廣度在文字中顯露無疑,尹朝陽不憚以文字的形式發表見解,至少表明對於藝術的現實生態和歷史傳統,一直處於獨立思考的狀態,並且不介意與他人分享思考成果。

考慮到當今藝術圈諱莫如深、學而不思的創作風氣,以及理論界言不由衷、思而不學的批評文風,尹朝陽作為活躍藝術家的身份所撰寫的針對當下藝術生態的批評文字,堪稱有感而發,加上其文字老到犀利又不失真誠平實,讀來確實過癮。不過這次結集出版的並非此類「時評」,而是近年來奔波於世界各地看各種畫展的「讀後感」,這就更加引人入勝了。所評論的多是藝術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及其作品,有一些作者當年從中汲取過營養;有一些甚至一度對作者的創作風格產生重要影響;還有一些是作者曾經誤讀或者漠視,如今有了新的解讀與評判;更值得關注的是一些作者新近涉獵的領域,比如對中國傳統繪畫的理解與辯解。文章短小精練,篇數也不多,很快便可讀完。好在藝人論藝、知人論事的文字最堪咀嚼,從中可以看出作者與古人的心領神會,同時又可以驗證自己對古人感悟是否與作者心領神會,特別是那些只有浸淫其間的同道者才能點出的微妙之處和過人之處,更是讓人拈花一笑。所謂「你證我證,心證意證;是無有證,斯可云證;無可云證,是立足境」,讀書讀畫,對平常人來說,無外乎是要「證心證意」。心與人同,敏求知音;意與古會,慰藉靈魂。如果一件作品真的荒誕到了「無有證」的地步,那麼也就不值得為之立任何文字。好在尹朝陽從來不是虛無主義者,即便是眼前所見「無可云證」,也能夠在古人和同好中標明藝術和文字的「立足境」。

—黃劍
評論家,龍美術館前執行館長

Publication Date: April 2016
Limited 1000 copies